大连金州发现清朝将军豪宅墓地 四代人守墓百年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第三次文物普查期间,李家店屯村民向我们反映了李占云家族墓碑的位置,我们先找到了一块近2米高的青石墓碑,其碑首雕刻着双龙戏珠,最上面写着:‘皇清诰封’等字样,后面是墓志铭。”金州博物馆馆长王明成告诉记者,最近,又有李氏后人反映,说在该屯河道内,还有一个李占云家族墓墓碑的碑座。王明成立即与有关专家赶赴现场,李氏后人自发地在河道内挖沙寻找,终于将淤埋的碑座挖了出来。“那是一个巨大的石赑屃,形象像龟。传说龙有九子,最小的儿子就是赑屃,它有神力,能负伏重,因此旧时大石碑的多以它为石座多雕出它的形象。”王明成解释说。

  他一脸醉意,右手紧捏着绿烟纤细的手腕,左手搂着绿烟纤弱的腰。她一口饮尽了杯中酒,白皙的脸上浮现红晕。如同窗外的天空上布着朵朵红霞,却不消散。
  他突然笑了,松了右手,将她揽入了怀中,手便从她的发滑到了她的脸。
  他说,不会喝酒又何必强迫呢?醉了,醉了又有什么用呢?
  她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嘴角轻启,含情脉脉。她说,已到如今,何必还管它有用没用,今夜,我们便做一对鸳鸯。
  他眼角似有泪光,却终不见泪流下。
  黑夜终于取代了黄昏,白昼却又似提前来到,他睁眼,她却早已起床,正对镜梳妆黄。
  他穿了衣服,看了看窗外的天空,耳朵里似乎传来了唢呐的声响。他说,告辞,等我。却忘带走了纸扇,长衫消失在阁楼外,留下了形影不离的纸扇,却带走了她的心。她起身,将纸扇拿在胸前,低声的啜泣,随后放进了早已准备妥当的嫁妆底下。他出了飘香苑,一路向东头也不回,却终在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从眼角冲出了泪珠。
  他走后不久,一八抬大轿停放在了飘香苑门口,随之喜庆之音响起,送聘礼又或之赎金的人一撮接着一撮,飘香苑从未如此热闹。大门外堆满了看热闹的人群,老妈子脸上全是不加掩饰的笑意,指挥着下人忙着忙那。
  一高头大马突然一声长嘶,老妈子忙走出门,诌媚的对着马上的人深深一鞠。
  她在曾经的姐妹搀扶下入了花轿,鞭炮噼噼啪啪的响起,马又是一声长嘶,花轿一颤一颤的,而她的心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飘香苑的头牌从此换了人,生意尽管越来越清淡,可老妈子一点也不急。那位爷给出的礼已够她开百个飘香苑了。
  她住进了新的府邸,深居简出。尽管那个当将军的男人一日三餐,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她自然察觉到了她的好,却总不见她笑,有时笑容一闪而过,便起身去翻藏在箱底的纸扇。继而不再笑,发呆,往往一发便是半天。男人无奈,只能叹气,叹完气后便笑,只是那意思都看得出是苦的。
  男人是将军,隔三差五的就要打仗,有时她便看着战乱的地方祝福着那个让她分不清爱恶的男人平安,她厌恶战争却又希望战争不要停止,那样她便可以不用见那个男人了。
  终有一日战争停息了,男人却不再是骑着战马回的家,男人被下属放在马车上从边关拉了回来,男人中了埋伏,男人成了残废。有人悄悄告诉她,男人命不久矣。
  回来的男人整日郁郁寡欢,借酒浇愁。而她也整日郁郁寡欢,借酒浇愁,却开始说话,与男人谈天说地,海角天涯。且笑,笑容不再一闪而逝。
  男人说,我死了后,你再嫁吧。
  她笑,不说话。
  男人又说,明日我便将你休了吧,你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不说话,跟他喝酒,喝到动情处,便唱曲,是以前的曲。她说,好久不唱,感觉都变了味。
  男人说,没变,依然是那么的动听仿佛让我置身于当初看见你的时候了。那时我便想,这样一个柔弱却动情的女子难道不正需要一个我这样的人保护嘛。
  于是你便把我娶了。她说。
  对,说来可笑,娶你竟然只是为了保护你。
  她笑,又不再说话。
  男人在一个夜晚死去,她一袭孝服为男人守了三天三夜的灵。
  男人死后,他来找她,此时的他正春风得意,富甲一方。他成就了男人的死,而男人的死却也成就了他。
  他说,现在我可以娶你了。
  她笑,看了看手中看了三年的纸扇,看了看他,她突然将纸扇抛向了窗外。
  他一脸疑惑,问,你干嘛!
  她说,你不该害死他。尽管他有万种不对尽管他娶了我,可你也不该害死他。
  他突然摇着她的肩说,难道你喜欢上了他?你怎么可以喜欢上他,你不是说过你要等我的嘛?
  不,我没喜欢上他。可你知道嘛,在他受伤回来的时候,看着他难过,我的心竟也会痛,竟跟当初你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浅笑,他不语。世间万种事,唯一情字难说。
  
  
  

座落在临海市以东25公里的岭根村,或叫将军村,民国时期出了8位将军,有多名大家闰秀与外籍将军连姻。落马石下马杆,昔日的辉耀,留下的是故事,那不是一般的故事,留下的是记忆,那不是一般的记忆,那是将军的脚印,那是战马的印蹄,有多少将军停此,曾留下不灭的赞歌,有多少战马嘶鸣,曾留下豪迈的悲壮,昔日的繁华,兴高的人群,嘈杂的声音,早早飘过那山顶。深房的闰女,大家的闰秀,与勇敢的将军连姻,英俊的将军,欲滴的闰女,花轿鞭炮,红纸伞羽扇纶巾,天女下凡与人间。花轿扛出红地毯,一路赞叹,鞭炮炸响山田间,鸟飞蛙停山花烂漫,热闹的人群,挤爆了小巷间里间外。将军已遥远,战马已飞天,闰秀已远扬,故乡已留下,山依旧,水长流,小桥仍拱着背,小溪仍在流淌,粉黛的瓦墙,将军府一座比一座漂亮,先人的智慧,先人的眼光,为之骄傲的人们,一群群去游览,一群群去欣赏。老树是朋友轻轻在诉说,山风在拉歌,亭阁还在唱,山恋在呐喊:,子民生话美,祖国在腾飞,锦绣山河丽。2016,5,16草原之舟:马先金

为先人李将军守墓地情将结代代流传

百年古井被人称道且暗藏奥妙

虽然地位显赫侯门深似海,但主李占云人的却温和谦逊却流传到后辈的记忆中。“李占云返乡后,礼下庶人待人温和谦让,没有官架子。听说在离他家宅院400米之外的官道处,有一个陡坡,每次他骑马或坐轿回家,行至陡坡时,一定会下马落轿,宁可徒步爬坡,也不愿在父老乡亲面前策马扬鞭,显示威武和权势。”提及先人的品行,李作芎一脸自豪,作为后人,在前辈的功名利禄早已被历史的洪流冲刷殆尽时,这成了他们最值得珍惜的遗产。


7月4日,记者随同金州博物馆专家来到华家镇李家店屯,那是一个山水环绕的小村,鸡犬相闻,民风淳朴。听说记者要来探访,64岁的李作芎迎候在院门之外,而在他的身后,曾经是一栋四进院落的深宅大院,而如今只剩下下院西侧一间小库房,其余的老建筑已经被翻新成普通民房,正后方的院落就是李作芎现在的家。记者发现,那间老库房不大,但外墙方正的巨大石块和黑色古砖仍然保持着150多年前的原貌,即使当初只是一间小库房,其石料仍然精雕细刻,记录忆着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昌盛。在库房内,放置着两扇厚重阔大的木门,两扇木门并排在一起有近4米宽,在一个多世纪之前,李家显赫的前辈人,正是通过这道大门,进出与那栋皇帝封赏的豪宅。除此之外,在屯子西头,还保留着一段几十米长的老院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