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就是一棵植物-[海杰]

(来源:中国摄影报作者:海杰) “植物”,是音乐人周云蓬给民谣歌手钟立风的新书《像艳遇一样忧伤》撰写的序言中用到的词语。他这样写道:“小钟是一棵植物,所以,他显得比我们年轻,充满了四季的韵律,春华秋实的气味。” 早前看某期《时尚先生》,封面人物黄永玉叼着烟斗,很酷的样子。那一年他84岁,回答记者的提问依然嬉皮,那么大年龄,还在院子里翻跟头,我大致明白了他的锐度。 所谓“新锐”,我觉得以上两个例子可以给出大致的方向。 我们在看待一棵植物时,不会在意其生长的勇猛与掘进,很多时候,植物就是刀子,锐利且充满光芒,但我们很难将植物与刀子联系在一起。甚至,我们完全可以去颠覆这个词带给我们的想象,比如,那些意气风发、跑在最前头的出头鸟……如果我们仅仅将新锐理解为在既有与未有之间的瞬间灵光乍现,那么对于我们目前所关注的摄影来说,这将是一件多么不祥的事情。 最近,中国摄影界又开始面对“新锐”这个词,中国摄影家协会和浙江省文联在推“中国当代新锐展”,惯以挖掘摄影新生力量著称的色影无忌网也在进行一个名为“影像发现之旅”的“发现中国新锐摄影师”活动。 那么,“新锐”一词会让我们变得困惑。摄影尤其难辨,这个假借相机而观看世界的活计,充满了吊诡之气。如何判定摄影新锐,则如同我们如何理解对于植物的命名与观测,它向上生长,冲破程式,倔强而又有青春的气息,它潜行于作品的动人之处,经由时间的通道抵达生命的内核。 这样的新锐摄影师,必然具备敏感的影像洞察力和酣畅的视觉表达,不管身在何方,年龄多大,我行我素,他终要用作品打开一条道路,这些作品在一定时间内是引领我们的。 而在此之前,我们并不曾拥有他作品的全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