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上别着菊花的少年

耳朵上别着菊花的少年

组诗 1菊花 菊花, 落在了草地上。 风也落在了草地上, 风自由的腰肢,
随便一跳就走开了。 菊花依然躺在了草地上, 就像是瘫痪的老人,
儿子也不孝顺来看看。 2小鱼 小鱼哭了, 眼泪弄脏了洗衣服的水。 云也哭了,
泪水洗干净了那水, 于是, 衣服又开始了漂泊的征程。
鱼的眼眸不解地抱着云, 问了一片片, 云却不知道。 3疯子 疯子,
将手放在雪里展览。 路人发觉冷的是自己, 匆匆而去。 疯子,
将棉袄紧裹夏日的乳房。 劈头盖脸地狂笑。 能和他一同吆喝的是 一只狗。
疯子, 没有生病,没有死! 街道里的垃圾也没有死! 4黎明的雾霭 黄昏,
还有夕阳看管, 你不敢来! 如偷情的少年。 半夜, 没有谁来查看,
你忘记了来, 因为你的手里抓着 一把把的树叶, 就像是一个忘我的赌徒。
黎明, 你来了。 喝醉了酒似的, 见一个就吻一个, 似乎全天下的生灵都是
你的亲人。 滚开!滚开!滚开! 汽笛,喇叭,喧闹, 都在呐喊! QQ2872168599

文章立意:生活中碰见过三三两两特殊的人,她们精神恍惚,被周边的人嘲讽的称呼一句:“女疯子”,慢慢靠近他们,才知道有些并不是天生就疯了的,其中有一个看见别人的孩子哭闹时总会特别善意的想要过去哄闹,但是都是被狠狠地推到一边,她却不吵不闹,后来听说她的孩子在两岁的时候因为疏忽,被一颗糖卡住了咽喉,窒息而死,自那以后,她就是疯了的。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个世界其实是充满善意的,我们在保护自己的时候,温柔的对待这样一群特殊的人,我想大抵这就应该是和谐社会的样子。

文/紫荆酱

她是这个巷子的传奇。

01

她不怎么说话,每天无所事事,来回闲逛,面无表情,浑身脏兮兮。

窗台前的雏菊开的正好,温柔的阳光在玻璃上打着旋,折射到它的花瓣上,像给它穿上一层柔薄的外衣。小文轻轻拨弄瓣叶,又想起了那个耳朵上别着菊花的少年。

于是大家都觉得她是疯了的,具体疯的原因众说纷纭,所以一直是个被冰封的秘密。

十年前,小文刚十三岁。在县里的初中上初一。

大家习惯性地叫她女疯子,个个离她远远的,看见她的时候总是喜欢指指点点。

“看我的菊花刀。”一个身穿白色麻衣斜挎着包的男孩从耳朵上取下别着的菊花,蹲了马步,在一群野孩子中间挥舞着。

她习惯性地蜷缩身躯,潜意识的去抗拒那有些不习惯的眼光与碎语。

“这个傻子,哈哈。”一个稍大的男孩从后面抱住那个手拿菊花的孩子,另一个从他手中抢过他的菊花。

但是她又喜欢靠近人群,尤其是走近怀里抱着孩子的年轻妈妈。

“把菊花还我,还我。”那个男孩大声地叫喊着,眼睛里露出一种小文从没有见过的刚毅。

被她靠近的感觉就像是你必须要经过一片雷区,纵使你再小心翼翼,也永运不知道会不会成为那个刚刚好被炸掉的人。

“他为何这么执着”,小文心里想,“那个菊花对他很重要吗?”

在固有的理解范式中,疯了的人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所以暴力倾向会更加明显一些。

“傻子,你的菊花以后就没有了。”

大家墨守成规的猜测着她,防着她。

那个男孩把他的菊花扔到地上,把花朵踩得七零八落。

其实,她从来没有攻击过任何人。她只是会盯着孩子笑,眼睛里充满着怜惜,就像这个孩子是自己一样。

男孩望着零碎在地上的菊花,不禁哭了起来。抱着他的男孩见这个状况也就松开了手。小文看见男孩哭着蹲下捡起花一瓣一瓣把它放进嘴里开始咀嚼。

只是很多人都传言她一直是独来独往,所以不可能有孩子。

“这傻子不仅傻还是个疯子。”那些男孩看到他这样吓着跑开了。

她隐藏在身后的双手中总会变出各种各样的小玩具,去挑逗孩子。可是她总会吓坏那些妈妈们,玩具被哭闹的孩子拿在手里之后,她就像是脱离了香蕉肉的香蕉皮被那些妈妈们嫌弃的推向垃圾桶。

小文见此状况,赶紧跑到男孩身边。

她总是可以将任性的撒泼的孩子哄笑,后来妈妈们都这样说她。每当孩子无法哄的时候,她们习惯性地讲一句“不要哭了哈,女疯子来玩了哈。”然后孩子总会立马止哭,露出惊喜的大眼珠左右寻找。

“你怎么这样,这个不能吃的啊。”

她于是成了这条巷子的另一个传奇。

男孩没有理她,还是一片一片地把菊花往嘴里塞。

慢慢地,她不再紧张的蜷缩身躯。巷子里总是一派和谐与美好。

小文拉住他的手想制止他,但男孩一把把她推开。

突然有一天,她打破了这来之不易的和谐与美好。

小文叫到:“你干嘛,这是野菊花啊,不能吃的。”

那是一个燥热的午后,树上的蝉虫疯狂地比拼着各自的美嗓音,高耸的院墙上悬挂着的空调散热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孩子的吵闹、大人不耐烦的训斥此起彼伏,像一股乌云笼罩着这个巷子,显得不祥。

男孩哭得更厉害了,“这是妈妈,这是妈妈。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她也骄躁的在这条熟悉的道上来回踱步,盯着稀松的人群。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了她一下,她毫无防备的被撞到了墙根,转了几个圈。定下来之后,脑袋里只记住了那一句恶狠狠的咒骂“撞死你,死疯子。”

小文看他哭得这么厉害,也没有什么办法,直到看到男孩把一朵菊花吃完。

然后就是声嘶力竭的呐喊“好人呐,他是个疯子(贩子)啊,快帮我抓住他啊,他抢了我的孩子。”

男孩吃完后准备离开,小文走到他旁边跟着他。

巷子中赶路的人纷纷定下脚步,他们貌似都看清了形势,不敢轻易出手——那个穷凶极恶的人贩子左边抱着熟睡的孩子,右手挥舞着长长的匕首威胁着别人的靠近。

“喂,你说那朵菊花是你妈妈。那你怎么把它吃了。”

命毕竟同样重要,自己的更重要,貌似就是这样的。

“我是在埋葬妈妈,妈妈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她很好看也很好吃。”

她看了看前,看了看后,没有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拉扯着追赶孩子的妈妈,要送她玩具。

“你没有朋友吗?怎么那么多人欺负你。”

结果被一巴掌扇倒在地上,“去死啊,死疯子。”

“有啊,妈妈就是我的朋友。他们不是人,他们不理解我,就说我是疯子。”

就在那一刹那,被抢的孩子哭了,拍打着这个穿着一身黑色的坏蛋,声音洪亮无比的求助“妈妈,我要找妈妈。妈妈,快来救我。”

说着男孩便伸手从包里取出一朵菊花,又别在了耳朵上。

就是这一声,将她从地上唤醒,两条瘦削的腿像时速达到220迈的马达,急速逼近那个黑色的身影。

“你别跟着我了,你看起来不像坏人,我不会用伤害你的。”

她超过了心急如焚追赶的妈妈,她拦截住了那个人贩子,她两眼爆出鲜红的血丝,浑身抖得厉害的指着那个人贩子“孩子,我的。”,张开那两条因为营养不良而有些弯曲的细细的双臂,排成个大字,阻挡着穷凶极恶的人贩子。

男孩忽然一个加速,向远方跑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