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摄影

——编辑《骄子》摄影集启示录 丁春林 房雷先生《骄子》摄影集首发式暨作品研讨会于2011年5月22日在山东泵业集团招待所举行。作者系淄博市博山摄影家协会副主席,他历时近三年时间风餐露宿海驴岛以及山东沿海地区,从拍摄的三万余幅海鸥图片中,精选出九十余幅结集成册,序言由我国著名摄影家焦波先生、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主席田凤仙女士、山东泵业集团董事长成志军先生、淄博市摄影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孙伟庆先生四人撰写。博山摄影家协会主席冯乃东也写有文章。图书200余页,12开本,博山实验中学副校长徐传国先生策划。 淄博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王建新以及山东摄影界五十余人参加了研讨会,与会人员对一幅幅精彩的瞬间给予了高度评价。我由于忙于会务,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仓促而肤浅地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这些观点既是自己的感悟,也是对朋友们善意的提醒。因为我在参与出书的整个过程中,得到了一些启发,受益匪浅。 《骄子》摄影集的出版,是博山摄影界的一个大事,弥补了我们博山中青年摄影家没有个人作品集的缺憾,在博山摄影史上又写下光辉的一页。房雷先生给我们带了一个好头,为我们博山摄影界争得了荣誉。记得颜山摄影论坛第二个植树节淄博市摄影家协会老主席刘同爱先生曾经说过,一个人要树立三个目标,第一是培养一个好孩子;第二是栽一棵树;第三是出一本书。这样生活的才充实,人生才会更有意义,现在房雷先生做到了。一、谦虚使人进步 房雷先生自2008年从踏入摄影界以来,他就好学上进,拜人人为老师。谁有长处就向谁学习,博采众长。只要人家有一点长处,他都去拜访学习,广交朋友。使他的摄影水平突飞猛进。近几年坚持拍摄鸟类专题,并摸索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拍摄的作品瞬间精彩,技术娴熟,光影突出。可以说现在,在鸟类的拍摄上,他成了我们人人的老师。 由此可见,从事摄影时间长短,加入摄影界早晚,并不重要,关键是执着,刻苦,加上悟性,要有一种攀登精神。有的人拍了几十年,仍然没有感悟,没有大的成就,这也很正常。所以说我们不能摆老资格,后生可畏。 在编辑的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受到他对这些作品的挚爱,对海之骄子——海鸥的喜欢。体味出他对大自然的钟爱,把动物当成人类的朋友。他的目的是通过拍摄鸟类,让我们热爱大自然,呼唤人们关爱鸟类,关爱大自然,关爱生灵,关爱动物。回味拍摄过程,幸福和满足感油然而生。 图书受页数的限制,还有好多精彩的照片没能入选,每一张作品都难以割舍。 二、要有选择地拍自己喜欢的专题 摄影有很多题材可以拍摄,拍什么,怎么拍,要有重点的选择。在什么都拍的基础上,要有选择地拍一个自己喜欢的、有价值的专题。并且要深入持久、有所突破去挖掘,才能取得较大的成功。今天科技的发展,摄影也在飞速发展。我们不能仅仅停留在技术的层面,要上升到思想的层面。从技术上取胜,显然已经过时,已经跟不上摄影的发展。现在表现的是思想。自己的摄影理念、摄影理论不提高,摄影作品难以提高。你想不到就拍不到,即便是拍到了,也是流于表面想象而已,绝非是与心灵的共鸣。因此,需要我们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高自身的修养和理论知识,只有这样,才能有所突破,有所发展,有所创新。时刻虚心向别人请教,订上几份报刊杂志,每提高一点就会知道自己差的更多。多思考,别人为什么能够成功。要有持之以恒、坚忍不拔和吃[FS:PAGE]苦耐劳的精神。 比如淄博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景光平先生的《我的1999》摄影集。他选择在世纪之交的最后一年,也就是在一个世纪的结束之际,新禧年到来之前,用一年时间,拍成专题。用一年喻意了一个世纪。用一年喻意了人从生到死的一生。立意鲜明,构思巧妙,选题准确,意义深远。 再如淄博市摄影家协会原主席刘同爱先生的《TW纪行》一书,他到TW一行就出版了这本书。肯定出发之前他就有想法,有思路,早就做到了心中有数。在拍摄中就会围绕着一条主线,来表现所见所闻。因为在当时,TW对我们来说还很陌生,我们迫切需要看到那边的真实情形,他就抓住了这个特点,使得图书有出版的价值。所以说摄影需要我们提高综合素养,才会棋高一着。三、出书不易 出书,在晋升职称的时候,就叫著作,是自己的学术成果。出书,不是目的,是一个阶段性的总结。通过出书,就会发现自己很多不足的地方,对今后的拍摄具有前车之鉴之效,就对摄影会有进一步的认识和更多的理解。 出书是一个系统工程,很不容易,这方面我们淄博市摄影家协会的几位领导就给我们树立了榜样。王建新主席出版了3本摄影集,他的作品在中央电视三台举办的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得很高的奖项。常务副主席孙伟庆出版了5本摄影集,而且他的《城里的模特队来到乡村,打麦场成了舞台》入选2003-2004年度广东美术馆举办的《中国人本—纪实在当代》展览,这个展览,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大型的纪实摄影展览。共展出250名摄影师的600余幅代表作,作品被广东美术馆永久收藏,为我们山东争得荣誉。副主席景光平出版了2本摄影集。他在徐肖冰全国摄影大赛上获得优秀奖的奖项。副主席赵健民出版了3本摄影集。老主席刘同爱出版了3本摄影集。那个时候出书不像现在这样容易,而且费用也高。不仅如此,我们淄博市这几位主席,摄影理论水平也很高。在听他们讲课的时候深深感受到他们的摄影观点几乎站在中国摄影理论的前沿。所以说,他们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对山东乃至中国的摄影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值得我们学习。四、从摄影中得到快乐 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摄影,但是爱好摄影会让我们更好的活着。作为业余爱好,作为生活的一种方式,摄影是多种多样的。不论那种方式,只要快乐就是目的,都是无可指责的。1、家庭休闲式的摄影。 家庭照片不可忽视,照相馆作品重新定位。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名为“海风——1949-1999上海照相馆人像摄影艺术展”上,不少人士面对这些照相馆里出品的普通老照片,开始反思,学术层面上的照相馆人像摄影研究,成了中国摄影史上的一个空白。随着老摄影师渐渐离去,关于照相馆摄影的记忆也正在消失,抢救、整理和研究的工作刻不容缓。 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照相馆拍摄的人像照片的服饰、气度和造型都代表了当时最时髦的流行文化,通过摄影师的选择和概括,介绍给大众,推动时尚文化的传播和演变。照相的审美本质,在客观上决定了摄影师一站到照相机后,就是捕捉城市感性、表现人类精神的艺术工作者。他们在完成一幅成功的人像作品时,需要处理现实与美化、表象与内涵、光与影等一系列复杂的关系,这一过程无疑属于审美的范畴。 《一站一坐一生》一书,记录了一个中国人62年的影像历史,照片中的主人公是1881年出生在福州的一位名叫叶景吕的人, 21岁的时候,他已经在伦敦待了5年,是作为“中国最早的职业外交官”罗丰禄的随从去的英国。同年,他回到了福州,后来娶了罗家的女仆,并且在罗丰禄去世之后,帮助罗家打理茶行和当铺,自此开始他作为一个殷实生意人的一生,也开始了他62[FS:PAGE]年连续拍摄个人肖像的历程。他是一位普通人,但不普通的是他从1907年27岁开始,连续62年每年到照相馆给自己拍摄一张照片,直到去世当年的88岁,整整跨越了晚清、民国和新中国三个时期。更为奇特的是,他还采取了一年“站”一年“坐”的姿势轮换照相,几乎持续一生。一个人何以能够如同执行一个仪式一样,坚持每年为自己拍照。如今我们通过这些照片,就会看到社会的发展。这些家庭照片,现在在国内的大型摄影节上,备受关注,成为珍贵的摄影文献。 所以,今天家庭旅游式的照片,只要能坚持拍摄,就会看到一个家庭的发展和变迁,就是社会的一个缩影,将来就是一个家庭的影像档案,也可能会对社会具有一定的作用和贡献。2、娱乐式的摄影。 大多数朋友是这种摄影方式,他们以参加各种摄影活动为娱乐方式,并在各种摄影比赛中获得一些奖项。这样不仅锻炼了身体,结交了朋友,陶冶了情操,还促进了旅游消费,也是推动摄影发展的一种方式。现在全国这么多摄影比赛活动,没有这样一些人的参加,活动难以开展。3、职业式的摄影。 也就是要以摄影为职业,来养家糊口,如影楼、照相馆,这也是社会的需要。应该称为职业摄影师,他们也经常参加摄影活动,很多人也向他们请教摄影技术问题,因此,他们也是推动摄影发展的一股力量。4、痴迷式的摄影。 很少一部分摄影人在摄影艺术上有所追求,不断进取,并取得一定的成就。像房雷先生那样经历着艰辛,感受着快乐。 摄影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无论哪种方式,都会对社会有所贡献。希望大家都要快乐摄影,摄影快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