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城市里的慢风景-[孔繁利]

(来源:中国摄影报 作者:孔繁利) 见或者不见,那些慢风景都在那里,静静发生,静静流逝,而如果恰好被你的镜头捕捉到,那么,也许将来,它会成为后人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年代的最直接生动的证明。   城市如人,风情各异,因之独特。对于上海,到过的没到过的,如果你问他上海是座怎样的城市,十之八九都会认为,大城市,节奏快,压力大,赚得多花得更多,诸如此类。此前,我也这样认为。不过,于此混迹数年,我开始纠正和补充对这座城市的印象。其实,在快节奏之外,还真有许多慢的小日子,我姑且称它为慢风景。  比如,清晨,地铁站台,穿米HST恤的男青年旁若无人地稳稳扎着马步,填充等车的时间空洞;出了地铁,路两旁的绿树,不知不觉几天工夫,变魔术似的由浅至深,直到绿成连绵一片;黄头发粉红绸衣完全干扰我判断其年龄的太极老太,带着一帮肥瘦不一的老年人在树下空地上舞得正high,背景音乐是“中华有神功”;不远处的排椅上,一老头独自打盹儿,还有坐轮椅的几位老太太在“交头接耳”;流动其间的,是中老年男人或女人,或牵着狗或被狗牵着…… 中午外出觅食,也是一路看不完说不完的有趣慢风景。比如,收废品的师傅跷起二郎腿午睡正酣;中学校门外的树底下,卖蛐蛐儿的老大爷斜靠在躺椅上悠悠哉哉。他不认得我,但我记得这已是第三个年头见他在这里摆摊了。 走在街上,我常常被这些慢风景所吸引。其实,每个人每天都会与很多有趣的慢风景不期而遇,见或者不见,那些慢风景都在那里,静静发生,静静流逝,而如果恰好被你的镜头捕捉到,那么,也许将来,它会成为后人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年代的最直接最生动的证明。  在摄影领域,相对那些需要冲突性特征凸显价值的新闻照片,这些可以将慢风景定格的摄影,我姑且称它为慢摄影。而这些,比起那些血淋淋或赤裸裸或神经兮兮或自言自语的所谓“艺术”,更能经得住时光的冲洗。  艺术就住在生活的隔壁,与其背着硕大的背包满世界寻找最好的拍摄对象,不如就地取材,其实,最好的往往就在身边,并容易被视而不见。生活更多不是猎奇,而是朴素细微。  我不太喜欢旅行的原因,除了劳神耗财,更主要的是我刚要喜欢上它却要说再见了,那种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所得到的,多数是短暂的猎奇快感与武断片面肤浅的错觉罢了。想要读懂一座城市,我觉得,必须住下来,少则三五载,多则几十年,与它一起呼吸,一起柴米油盐过日子。所以,对于摄影的人,认真观察自己久居的城市,仔细感受寻常的生活,是最好的取材办法。  就像上海,它是繁华的、复杂的、快节奏的、高压力的,同时,它也是悠闲的、散漫的、市井的、生活化的。其实,每一座城市,都像是多棱镜,有许多不同的侧面,每一个侧面,都有不同的风景,而最世俗的那一面,往往离艺术更接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