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意间雨就停了,不经意间就老了

<一> 留守颓荒的房子寂静而孤独黄昏下的影像一如回到了蛮荒时代凄凉
忧伤
心酸村口石凳找不到喧嚣的印痕早已长满苔藓湿苔苍绿附着时光的刻迹敲打着孩子洁净的双眼
老人衰老的心脏盛放的期盼一天一天接近死亡村庄内部是一间间空空的屋子空房子里等待蔓延汹涌的咸潮撕裂黑夜抹着泪蛇的老人和孩子你们整日盼望的人啊!天亮就回来<二>
父亲一双老茧手牵着孩子细嫩的小手田间 澡堂
小路有爱的所有地方都漫着清晨露水儿透着的熏香和幸福的味道一双有力的大手搀着一双老茧手在田间、澡堂、小路上走老茧手微微的点点扶石似乎在说今天的黄昏比任何时候都美<三>
2009年8月31日20:55分这一刻之前我和自己在下雨的路上生活这一刻之后我习惯在思念的时光里生活我告诉所有关心我的人这一刻劈开的两段生命一个称作孤独一个叫爱情而这一刻我一般把它叫做邂逅<四>
910公里我拿着一张火车票桂林开往武昌这条路来来回回走了好多遍我却从来没有计算过它到底有多远后来在查询列车时刻的网站上得知这段路910公里我就在想如果这910公里只有雁山到王城的40分钟的路那我到底会在这条路上看多少遍风景我又能多看多少次你的笑容

当婚礼的第一支舞曲响起来的时候,你牵着我的手翩翩起舞。你的新娘在一边笑眼相望,人群之中我显得有些害羞,你俯下身子,轻轻问我:“等我走了,你要怎么办?”
  我的孩子,这是你第几次这样急切的询问我,好似也在询问着你对人生的担忧。你知道吗?在你刚刚来到我身边之前,我一直都在害怕着孤独,自从有了你,我就想我孤独的日子便终结了,我有你了。
  儿时的你,总是会显得有些笨拙,当老师当着我的面将你狠狠训斥许久之后,我带你回家,回家的路上我想着要牵你的手,黄昏斜影的路上孤单形影太过苍凉了。我站住拉住你,试着用温和的方式放松着对于大人来说小事一桩的悲伤情绪。
  我扯扯你的衣领:“走吧!我带你去吃肯德基去!”
  “我不去”
  “去吧!你不是很喜欢吃,很想吃吗?”
  “我不去”
  “走啦!去吧!”
  “我不去!我都说了我不去了!难道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吗?我不喜欢老师,不喜欢上学,我就能不去上学吗?”说着,你撇下书包和我,一个人跑走了。
  现在我再想起来,与其说是跑,不如逃更适合一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一把拽住你批评你的无礼,我只是站在那里,拾起你的书包,静静看着你一个人越跑越远,一个人。
  我突然发现,我所恐惧的那一种孤单才是真正的小事一桩,我所期待的一种陪伴是如此的短浅。是的,我的确是孤单的,但是能有什么,比成长的路更加孤单呢?
  等我走到家楼下的时候,你已经站在楼下等我了。一见到我,你就向我扑来,一头撞进我的怀里大哭起来,像是幸福和我撞了个满怀。我看你的笑脸哭花了,你的腿磕伤了。我把你抱上楼,跑着的时候摔着了吧,我为你清洗伤口,若是你在成长的路上磕绊了,我该如何是好呢?你用小手揽着我轻声的说:“妈妈,刚刚我走了,你怎么样了?你是不是生气了?”我笑着没有回答你,催促你早睡。孩子,我怎么会生你的气那?我在怪我自己啊,再成长的路上,我该如何去陪伴你呢?
  当你长大了一些,我送你出国去读书,在机场送别的时候,我努力让自己变得镇定,你显得有点紧张,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避免着离别的字眼。在你离开之前,你说你要带走家里养的宠物小鱼,你说电影里的小鱼在千里之外找到了回家路,我不许,你很失落。傻孩子,鱼怎么会识得回家的路呢?可是你不一样啊,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回来。机场广播的机械催促下,你匆匆拥住了我,含着薄薄的水汽:“妈妈,我走了,你会怎么样啊?”我笑着,整理着你的衣领,催促你登机。你当然会伤感甚至恐惧,那个举目无亲的异族世界,你的孤独更加无处可逃了。
  你不在的日子里,我给你写了很多信,希望能用这种方式陪伴你,你的回信多多少少,我都不在意,因为我发现,在那个城市里的你有人陪伴而且快乐满足。我的孤单,在陪伴着你的孤单之时,浑然不觉了。
  当你带着你爱的女孩子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请不要介意我突如其来的伤感,我的孩子,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幸福,又担心她对你的照顾能否像妈妈那样细心。
  婚礼的乐曲还在响着,我的手还搭在你的肩上,你的肩膀变得宽厚像你父亲年轻时候的样子,你还在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我笑着,轻轻的靠在你的耳边:“我会——等你回来。”
  你笑着,随着乐曲的结束,松开我的手,携起你新娘的手,步入舞池。我走入人群中间,我想我有点喝醉了,我得坐下来,现在,我孤单的日子是真的开始了吧?不过没关系,我会用我所有的日子来回忆过去。孩子,成长的路还没有结束,你走了,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回来。
  诶呀,突然觉得岁月无声地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芽,时光飘然掩着笑颜从树梢上划下,而我的眼中,站着眉目依旧的你啊。
  

漫步在刚下完一场雨的柳树下,思绪万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没用什么可以留恋的,似乎这样。

被雨水拍打下来的柳枝躺在花坛里,像个受伤的孩子。几个小时前,天空晴朗一片,偶尔路过的乌云没有给这场雨带来任何消息,我正踱步在艺术长廊的尽头,墙上是同学们的美术展品,画中是几个嬉闹的孩子,一旁的幼教人嘴角上扬,手里拿着孩子刚丢下的风筝。我只过听见一声雷响,转眼就是哗哗的大雨,倾盆而下,地上的尘土被雨水洗净,乖乖地粘贴在大地之上,这是春末的悸动,正在流失的青春里。

讲台上的老师主讲的是心理学,看见窗外模糊一片,只听得雨水啪啪拍着窗户,就像金庸小说里被追杀的少年,老师把窗户打开,任那些雨条儿钻进教室,然后覆在老师的衣服上。像在咀嚼一枚香甜的糖,老师说,我是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雨了。然后转身看着在大学课堂上安心自习的青春客,不禁一笑,年轻真好。

不知是谁,发起一个“你想回到几岁”的帖子,我回复说,我想回到3岁,那个天真的年代。殊不知,后来的跟帖里,都是回到18岁这样的感慨。蓦然回想,我刚刚失去的青春里,18岁是怎么样的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